登录 注册

咸咸的哈密瓜现代诗歌

时间:2018-11-06 现代诗 我要投稿

  那年的秋天来得似乎特别的早

  在寒意瑟瑟的黄昏

  和一个八岁的孩子一起

  送别父亲母亲和弟弟

  孩子不懂得数千里黄沙戈壁

  只隐约听说那里的哈密瓜很甜

  “塘里的鸭子谁来撵啊”

  孩子若有所思的稚气

  让母亲旁若无人的嚎啕大哭

  氤氲了乡亲们祝福的眼眸

  孩子是要去瓜田里的

  与父亲在地头一块啃哈密瓜

  与回乡探亲的干哥一起

  这是爷儿俩不算秘密的约定

  祖母故事里的大灰狼

  总故意往瓜地里跑

  棉花地里还藏着机关枪

  和老维维的大砍刀

  红毛子的飞机上会掉下响瓜瓜

  比哈密瓜可大多啦

  孩子只好把诱惑的葡萄和酸枣

  压在了舌根底下咽了

  父亲在喀什车站

  望着夕阳

  一连三天  拉得好长好长的影子

  母亲的眼泪

  涨了家乡门前的那条唐溪

  一封封加急电报

  是驮着鸡毛信的

  晃晃悠悠的绵羊啊

  出发的前夜

  孩子变卦了

  当然他不是故意的

  只是那些加急的文字

  怎么成了迟燃的烽火呢

  那一刻起

  每一次见到像儿子的孩子

  母亲的眼睛

  总会下起浓雾

  农师幼儿园公办的指标太轻了

  所有园里的孩子加起来也太轻

  团部里刚起好的三间平房也太轻

  加上二百亩棉地和一口井

  还有可以免费加包棉地的优惠政策

  在父亲心里

  在母亲心里

  这一切的一切都太轻太轻

  那一年的春天似乎来得特别的早

  在一个晨鸡声声的清晨

  和一个十岁的孩子一起

  迎接父亲母亲和弟弟

  孩子不懂得七天六夜的车程有多长

  只隐约听说那里的葡萄干特别的香

  孩子若有所思

  “妈妈回来就不怕棉地里的抢啦”

  是什么

  碰酸了母亲的鼻尖

  只是那眼泪

  却怎么也流不下来

  那一大片金色的哈密瓜

  都是咸咸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