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描写荆楚文化的现代诗歌

时间:2018-11-06 现代诗 我要投稿

  (一)

  铁轨,

  像一条发亮的绷带,

  从晴川的最开阔处牵出。

  河流平静,

  菜花遍地,

  汉阳树历历如黛……

  从远方来的列车,

  只能使如此,

  从容静美的,

  春天受伤。

  夕阳,

  染着古战场的血,

  再次冲击这,

  深不可测的大地。

  仅仅是擦身而过,

  我看见一些,

  低头劳作的农民,

  火车呼啸的风尘,

  并没有使他们,

  偶然抬一下头,

  让平和的目光,

  越过颤动的铁轨。

  从什么时候起,

  庄稼就是这片土地,

  永不褪色的远方?

  这个黄昏的事件,

  使从远方来的我,

  明白了有一些河流,

  塑造的不只是平原。

  入夜,

  风仿佛带来,

  江东烟雨楼台的横笛长箫。

  夜色中,

  悄然移动着,

  一点点农舍的灯,

  守在中原的门槛,

  轻轻咏叹……

  (二)

  星比恩爱的泪水更近。

  星轻轻敲着夜的家门……

  水是流动的夜,

  夜是弥漫的水,

  大江无语,

  奔走的或许是岸。

  月色款然,

  我没有庭院,

  桃花开在江南,

  不可知的深处。

  我只有越走越远,

  越走越朦胧江滩。

  此刻,

  江风传颂着水的香味,

  浪的思想。

  流逝的究竟是什么?

  仿佛星光在夜色中,

  漫失与沉积。

  一条江,

  太开阔绵长,

  只能流在心中。

  月影如帆,

  化蝶的人在今夜醒来。

  (三)

  黄尘万丈,

  从此,

  黄鹤杳杳,

  那一江风月,

  常惹起层楼外,

  古今多少忧愁。

  然而,

  落梅的大江,

  是一脉永远浩荡的曲谱——

  长鞭直指,

  英雄的名字,

  犹如晨钟暮鼓;

  搁笔难宁,

  文人的才情,

  犹如石磬陶埙……

  江入大荒,

  流逝的时空越久远,

  越能记忆起那细腻的情感;

  历练劫数,

  珍惜的历史越清晰,

  敞开的楼窗越能吞吐风云。

  梅花无约。

  江城,

  大江玉笛上,

  一个亮亮的笛孔!